皇冠代理网

中低收入职工超九成
发布时间:2018-04-09 10:11

  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将进行系统升级,期间将暂停相关业务办理,5月10日恢复正常业务办理。暂停业务范围包括住房公积金、住房补贴、房改售房款、售后公有住房住宅专项维修资金、商品住宅专项维修资金的登记开户、缴存、提取、转移、转存和信息变更等业务。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申请、放款、还款和贷款变更等业务。同时暂停的还包括北京住房公积金网单位网上业务,北京市专项维修资金管理系统网上业务,12329住房公积金服务热线自助查询、还款预约和密码重置业务,住房公积金联名卡办卡申请及联名卡银行端住房公积金查询等业务。
  系统升级期间,售后公有住房住宅专项维修资金和商品住宅专项维修资金应急支出业务,管理中心下属的18个管理部、贷款中心及受托办理的银行代办网点柜台查询、打印证明业务,北京住房公积金网个人住房公积金查询、个人贷款查询等业务,12329住房公积金服务热线人工接听服务,住房公积金联名卡合作银行补卡、换卡和销卡业务均可照常办理。
  此外,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还款日在暂停业务期间的,请借款人确认还款账户资金足够还款,以备管理中心在系统升级期间划收。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分中心、中央国家机关分中心、北京铁路分中心不在此次升级范围内,业务照常办理。
  系统升级后,市民可以通过“北京公积金”APP、支付宝生活号以及微信公众号“北京公积金”,查询个人公积金余额、贷款等情况。今年年底,开通个人网上业务后,北京市内购买、通过住建委网签系统交易的房屋,凭个人身份证即可在网上办结公积金提取业务,无需再提交其他证明或材料。
  《北京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
  北京累计归集公积金首超万亿
  常住人口每3人就有1人缴存住房公积金
  近日,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公布《北京住房公积金2017年年度报告》。2017年,北京地区住房公积金归集1711.59亿元,比上年增加209.42亿元,同比增长13.9%。截至2017年底,累计归集住房公积金11116.27亿元,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公积金个人贷款支持购买的57818套住房中,有90.6%为首套住房、有68.0%为90(含)平方米以下住房。2017年北京市有2170.7万常住人口,相当于每3个人中就有1个人缴存住房公积金。
  副中心新开户增13%
  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北京对非首都功能进行疏解,实缴单位数、实缴职工数增长率在2015年出现拐点,之后增长率逐年放缓。“例如新开户的人数,2017年下降幅度达1.9%。其中,中心城区降幅明显,东城区、西城区平均下降7.8%,朝、海、丰、石四区平均下降3.2%;周边城区增幅明显,城市副中心通州区增长13%,门头沟、房山、顺义、昌平、大兴、怀柔、平谷、密云、延庆平均增长7.8%。体现出北京人口由中心城区向周边城区疏解的趋势”。
  中低收入职工超九成
  根据年报显示,缴存住房公积金的职工中,中、低收入职工占绝大多数,这也体现了住房公积金制度服务于中、低收入职工,解决基本住房需求的职能。实缴732.23万职工中,按收入水平分类,中、低收入群体占比高达93.3%;新开户88.81万职工中,中、低收入群体占比更是高达98.8%。
  2017年,共325.73万名缴存职工进行了住房公积金提取,占到当年缴存住房公积金职工总人数的44.5%;共提取住房公积金1261.91亿元,占当年归集到住房公积金的73.7%。
  去年提取公积金超千亿
  自住房公积金制度建立以来,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累计归集到的11116.27亿元住房公积金中,超过半数被取出,总提取率达66.5%。
  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提取剩下的缴存余额主要被用于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发放项目贷款支持保障性住房建设和购买国债。截至2017年底,住房公积金提取后的缴存余额3719.37亿元;个人住房贷款余额3500.20亿元,项目贷款余额30.07亿元,购买国债余额2.27亿元。资金运用率高达95%。自2014年起,当年提取额稳步增长,2017年全年提取住房公积金1261.91亿元,四年内上升了64.2%。提取的金额中,用于支持住房消费的占89.2%,只有约一成用于离休和退休提取等非住房消费类提取。
  重点支持首套刚需
  2017年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支持购买57818套住房中,除27.6%是保障性住房外,有64.2%是存量商品住房,化解房地产库存效果良好。2017年发放的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共服务了8万多住房公积金缴存人。
  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重点支持了40岁以下中、低收入群体购买首套自住中小户型房的刚性需求,在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下,住房公积金发挥了应有的制度作用。2017年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支持购买的57818套住房中,有90.6%为首套住房、有68.0%为90(含)平方米以下住房;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所服务的人群中有75.5%为40岁(含)以下,88.7%的申请人是首次申请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98.7%为中、低收入群体。
  2017年,通过申请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购房家庭在贷款合同约定的存续期内比申请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共节约利息约138.41亿元,平均每笔贷款可节约利息约24万元。截至2月底,北京已累计建成公共充电桩约2070处、1.88万个,形成了六环范围内平均5公里的服务半径。然而,建设规模的快速扩充却不等于充电桩实现了应有的服务效率。日前,北京商报记者分多路共走访了北京的8个区,实体探访了601个公共充电桩的使用情况。调查发现,整体来看,中心城区公共充电桩使用率普遍高于周边城区。对于使用率较低甚至长期闲置的公共充电桩,燃油车占位、损坏修理不及时等管理缺位,以及分布过密或偏僻难找等问题凸显,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停车费与充电费倒挂等现象。
  在调查中,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各类查询平台共走访了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海淀区等8个区的23个公共充电桩片区,覆盖了国家电网、星星充电、特来电等多家充电桩企业投建的设施。
  据统计,本次调查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走访的充电桩共601个,其中获得明确使用情况的占73.38%、441个。整体来看,中心城区的公共充电桩使用率相对较高,与人流、车流密度基本呈现出正相关的状态。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也发现,即使是周边城区中也不乏商业综合体及新型工业园区周边需求集中、使用饱和的情况,而中心城区也存在明显的白天、夜间使用率落差较大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在通州区调查时发现,苹果园地铁站附近,由于居民区集中且停车费较低,仅2元/小时,因此,这里的6个公共充电桩基本都能保持2/3以上的使用率;与此同时,东城区北京百货大楼地下停车场的公共充电桩白天闲置率高达91%,而21:00后,至少五成的充电桩处于使用状态。
  据统计,在北京商报记者走访的所有区域中,海淀区、通州区、昌平区、朝阳区所走访公共充电桩片区的使用率相对较低。记者发现,除了朝阳等区的部分片区充电桩全部或部分损坏造成最高100%设备闲置外,通州区、海淀区、昌平区等都出现了闲置率高于九成的片区。
  问题1:管理缺位 燃油车大量占位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走访发现,无论是中心城区还是郊区,公共充电桩管理缺位现象已十分严峻,而且,正是由于管理的松懈,燃油车占位、充电桩损坏却无及时修护,甚至私装地锁等已非个别情况。
  举例来说,昌平区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内共有6个公共充电桩,其中,只有2个处在运行状态,其余4个均因损坏而无法使用。与此同时,这6个充电桩所在的车位更是全部被燃油车占据。
  普天新能源北京总公司主管运营的谢磊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北京,燃油车占电动车充电位的情况一直都存在,由于充电桩普遍无人值守,企业只能通过与场地方合作建设,加大物业的协同管理。“一方面,我们要求用户在使用完充电桩后尽快离开;另一方面,我或者寻求和物业共同管理的机会。”谢磊还介绍,目前,北京的充电桩损坏情况也很常见。“我们对这一情况十分头疼,经常是刚修好就又损坏了。”汽车工业咨询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则认为,充电桩故障率频发是充电桩本身的质量问题。“目前充电桩的厂家较多,也比较杂,但是几乎没有厂商盈利。充电桩的用地投入、设备建设、人员管理都需要大量资金,而充电桩的设计标准也没有完全统一,有些品牌的充电桩质量跟不上,又没有资金投入技术创新和产品维修,造成频繁出现故障和使用率低的恶性循环。”
  值得注意的是,在走访到朝阳区金茂府商街时,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有物业将公共充电桩所在车位单独出售的现象。据悉,该片区停车场共有42个车位,每个车位都安装有充电桩。记者探访此处时看到,停车场内大部分车位都被地锁锁住,不对外开放,有正在充电的电动车因没有车位可用只能在路边拉线充电。据该商街某底商负责人透露,该片区域的充电桩已安装两年,地锁刚安装两个月时,物业就将车位出租给了商街底商,“因为没有位置停车,因此前来充电的车不多,每天只有1-2辆。”谢磊直言,这和充电桩企业与物业签的协议有关。“这种情况不多见,企业通常在最初签协议时就强调车位要对外开放,且不允许出售车位,以杜绝这样的情况发生。”
  问题2:停车费、充电费倒挂
  高企的停车费也成为不少电动车驾驶者的“不可承受之痛”。
  近些年,北京机动车保有量一直维持在高位,为适当降低机动车使用强度,市内部分地区停车费较高,这无形中成为充电桩推广的阻力。
  走访东城区北京市百货大楼地下停车场时,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此处车库面积较大,划定了专门的电动车充电区,共设有国家电网的快充电桩23根、慢充电桩12根,虽然未有专人监管,但燃油车占位问题较少,且设备有专人定期检修,损坏率较低。国家电网App上显示,98%的使用车主在此均能顺利充电。
  不过,较高的停车费成为不少车主选择此处充电的拦路虎。调查中,东城、西城和石景山区都出现了这类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走访石景山医院、忠惠国际停车场时了解到,由于停车费用较高,平时前来充电的新能源车车主并不多。在忠惠国际停车场,一位刚停下车充电的陈先生表示,如果按照慢充一次10小时、每次需要18度电计费,一晚上的充电费是37.8元,但停车费高达50元,“由于停车费用高,来这里充电的车主较少,充电桩使用率一直不高。”
  充电桩代表企业之一、北汽特来电营销副总监杨明华表示,部分城市尤其是北京一线城市中心城区的停车资源较少,停车费却较贵,时常出现停车费比充电费还要贵的情况,导致中心城区公共充电桩利用率较低。
  对此,城市智行信息技术研究院院长沈立军指出,就目前北京停车资源而言,部分地区出现充电费和停车费的倒挂确实难以避免,一台新能源车在停车位充电,既占用了停车资源、也占用了电力资源,所以需要收取两方面的费用,这一模式实际是较为合理的。
  问题3:规划分布不均
  规划不充分是致使部分新能源充电桩使用率低的另一大因素。北京商报记者在海淀区苏家坨镇稻香湖景酒店贵宾楼前露天停车场注意到,因为充电桩所在的停车位被普通燃油车停车位层层“包围”住,如果不仔细寻找,这里的70余个充电桩很容易被前来游玩的各种燃油车挡住。还有一位长期在此处值班的保安李师傅介绍,由于位置过于偏僻,平时这里每天大约仅有3-4辆新能源车在此充电。记者以此计算,这一区域充电桩使用率仅有不到6%。
  而在石景山万商大厦停车场,北京商报记者也看到了同样的场景,尽管这一片区配有36个充电桩,但仅有3辆汽车正在充电,其余均处于闲置状态,一位经常在此区域做清洁的孙师傅表示,此处充电桩使用率一直不高,每天4-5辆车前来充电是常态,使用率经常不足一成。
  沈立军介绍,目前北京市内充电桩有几个主要的经营主体,例如大型商场会选择与新能源汽车企业合作建设充电桩;小型单位为了满足内部员工充电需要,会自建一部分充电桩,而全市数量较多的公共充电桩,则是由建设企业与交通部门、市政部门共同规划建设的。
  在沈立军看来,出现部分充电桩分布过于偏移或集中,主要原因是北京的新能源车充电桩建设前期规划缺乏对充电需求的深度调研,而更看重何处更具备建设的资源,也就是“因地制宜”而非“因需制宜”。“这就直接导致了充电需求与实际充电设施场地并不匹配,有的地区充电桩布局十分密集,却出现闲置;有的地区充电需求井喷,仅有的几个充电桩只能大排长龙。”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不少车主为了便于寻找充电桩,会选择下载各个充电桩建设运营企业的手机App,但这类App偶尔会出现定位不准确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即使是有“政府背书”的北京市充电设施公共服务管理平台(e充网)App上,也出现了所标充电桩实际难以找到的情况,比如App中显示,海淀区上地三街东口附近设有公共充电站,但到达目的地后,不仅记者反复寻找都未发现所标注的16个充电桩,而且多位交通协管人员和附近居民也表示并不知道附近设有这类设施。


公司简介 |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 技术支持 | 服务项目 |
Copyright 2015-2016 皇冠代理网,皇冠现金代理,澳门足球,赌球,足球推荐|好又来数码商城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0